看看大boss们的首套房?震惊了......

从新开始 小学生 | 2018年02月05日
47600    
刘平

原华为副总裁

住在公司的房子里,不敢打牌


1993年的时候,华为的大部分员工都租住周围农民的房子,唯一的一栋宿舍楼住着公司骨干、特招人员和高层领导。大家戏称那栋楼为“华为的中南海”。但是和领导在一个楼,生活上难免会有诸多不便。不仅打牌不敢太大声,怕领导看见影响不好;偶尔偷个懒回家,也没准被领导撞上。公司后来集资建房卖给员工,员工可以按照工龄排序挑房子,我们的钱都买了公司股票,只得从公司借钱出来买。本来是个好事,结果因为开发商最后也没拿出房产证,导致全公司集体退房。这栋楼最后变成了华为的招待所。再后来,大家团购买房,由公司牵头去砍价,最后大家7折买到了房子。

吴伟农

美敦力大中华区政策事务和传播总监

与其买更大的房子,不如住更“自己”的家


我原来在中直机构工作,有幸得到了一套央产房。这套房子让我婚后便立刻摆脱了集体宿舍生活,但也影响了我购买商品房的时间。后来,因为出国5年,更是错过了买房的黄金时段。2006 年7 月,我从美国回来,北京的房价已经颇高。那时候,我不再多想,得赶紧下手买套新的商品房。

那时选的是东三环和东四环附近的沿海赛洛城。因为它楼盘够大,位置也不错;风格是美式庭院,以小高层为主,社区的风格年轻;比较安静。

我买的那套房,不足100 平方米,两室一厅一卫一储藏室,当时总价也就在90 多万元。通常来说,个人在买房的时候,主要取决于首付能力以及将来的偿付能力。按照美国房地产专家的分析,一个家庭买的房,不应超过家庭年收入的6 倍。按照这个算法,我可以买更大的房子,但在沿海赛洛城最好的户型都是二居室的,而我很看重户型。

我想,房子的地段、价位、品质固然重要,但住在房子里的人是否和谐幸福最重要,如果你的房子不够大,也不在黄金地段,但由你自己装饰得很温馨,与心爱的家人可以享受天伦之乐,就是美丽的。

我的家装修属于简洁派,用的是定制的意大利风格的家具,以白黑两色为主,显得宽敞。由于房子的面积按照现在的标准来说不算大,我制定了一个原则,即家里不添不必要的东西,可以淘汰的东西毫不留情地扔到垃圾箱里。

总之,相比其他投资手段,买房是个抗风险较强的投资方式。我现在还没有想要卖掉它,它为我储备了一笔近200 万元的首付,将来我可以用来购买一套更大的、地段更好的住房。

唐骏

打工皇帝

无房,无妨住酒店



唐骏至今没买房,而是租住每月12万元的宾馆。他自己有自己的算盘:“在上海买同样质量的房子至少要花2500万元,2500万元拿来自己投资,我相信年回报率至少在30%以上,保守一点,按20%来计算,2500万元每年的回报就是500万元。而住宾馆一年才花150万元……我从中间还赚了350万元。”

王石

万科董事长

44岁有了第一套房


王石在博客上讲述自己买房经历。1983年到深圳创业,他当时32岁。 本来在深圳的时候,公司租农民房解决员工居住问题。几年后,将原来的员工宿舍私有化给职员。那个时候,本来有机会买自己的第一套住房,但是因为当时并没有把深圳当作自己的长久发展之地,才没有买房,而是一直租房。 直到1995年他44岁的时候,才给自己买了第一套住房,几年后有了第二套住房,但都是自己储蓄按揭购买。王石的感触是,在事业没有定型的情况下,年轻人还是不宜买房,容易被拖累。而年龄太大了,银行又不会给你做按揭。因此,购房年龄需要好好斟酌。

王珍

企鹅出版公司副总经理

30岁买了第一套房


我买第一套房的时候是在2004年,刚好是我和老公30岁的时候,在此之前,我们一直住在我父母家里。

我们选房时考虑两点:一是要个三居室,为将来生小孩考虑;另外,希望离父母家近些。我们从经济适用房开始看起,但不是因为户型不好,就是硬件不行,结果越看越高级。好不容易看中了西四环附近的世纪城,但托人排号也没有音信,签抽得也不好,我沮丧之下,在老公不在的时候交了旁边郦城的订金。不过,买下郦城的第二天,托着帮忙排号的那个人就告诉我世纪城可以买了。

郦城当年的房价在7000元左右,我们俩当时月收入水平在1.5万元左右,靠自己的积蓄付了房子的首付。再往后,就需要父母给首付,自己付房贷了。

真是造化弄人。我有个朋友,曾经赶上最后一拨福利分房,分到了40平方米的房子,令我们这些没有房的人充满了羡慕。不过因为有了房子,她就没再着急买房,而是投入到股市中。现在眼看着房价涨得这么高,她转而羡慕起我们来。买房之后,我心态还是有了很多变化的,更趋于稳定,而且有两三年时间也没有给自己买过任何奢侈品,我说自己更像个“中年妇女”了。

据说现在有一种说法,企业在招聘的时候,还是得找那些有房的员工。毕竟现在房价这么高,如果员工指着月薪来买房子,企业很难承受。

巴菲特

股神

富可敌国,住在“有损市容”区



“股神”巴菲特对自己的住房投资少之又少。由于少年养成的习惯,他不像那些当红的大明星一样挥金如土,他的简朴是常人不能理解的。当巴菲特的身价相当于克罗地亚和约旦两国国内生产总值之和的620亿美元的时候,巴菲特的居所——1958年28岁时花了3万多美元购买的位于布拉斯加州奥哈马欢乐谷的灰泥粉刷的小房子——所在的地区,却被当地政府列为“有损市容”的地区。

关注我们
0条回复

发帖

置顶